央媒三评今日头条张一鸣如何破冰?

2017-10-13 03:38

  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此前似乎还没有一家公司,能够让《》三评的,但是今日头条做到了。

  中国互联网历史上,此前似乎还没有一家公司,能够让《》三评的,但是今日头条做到了。

  辩证地看最近的三篇评论——《不能让算法决定内容》、《别被算法困在“信息茧房”》、《算法创新的》,利好的地方在于,可以看出今日头条如今足够火,以至于能够得到《》的关注;而利空的地方则在于,作为中国最权威的之一,《》的评论,在一定程度上是对今日头条进行了“定性”。

  对今日头条来说,这波《》的评论,或许比“全民公敌”更加。因为被打上“全民公敌”的标签,一定程度上说明公司扩张得很快,这个标签是一个外部打入的兴奋剂,能够极大程度地激起团队的斗志;而被扣上各种定性的帽子,就很难洗清了,当年被扣以“约X软件”的陌陌,洗白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

  当然,今日头条也并非没有解救之道,如果学习下面提及的三类公司,或许可以获得破局秘籍。

  对于中国互联网,大家经常提起“红利”两字。相比于人口红利、消费升级红利,土妖认为,被大家所忽略的“政策”往往也是一大红利之一。

  环顾整个互联网产业,可以发现,无论是互联网金融,还是大文娱,又或者是内容生态,监管的力度越来越大、愈来愈严。互联网金融领域,《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办法》等各种政策制度相继出台,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叫停ICO;大文娱领域,不仅韩国综艺节目遭到,包括《秀》、《见字如面2》等本土节目也遭到下线;在内容生态领域,此前微信就封禁了一批微信号……

  虽然说,金融要创新,要即时娱乐;但是同样的,我们也要控制风险,社会主流价值观和正能量,也正因此,那些能够适应监管的企业,才能够得以发展获利。比如互联网金融里的陆金所、宜人贷、爱钱进等头部企业,就是拥抱监管,享受政策红利比较明显的企业。也是今日头条第一个需要学习的对象。

  其实不难发现,今日头条中政策,拥抱监管的意识弱得多。在报道的平台上那些猎奇、窥私、低俗、恶俗、夸张、LOW、、、抄袭的内容,可以说并不少见,甚至以算法之名,被有意无意的当作吸引用户的杀手锏,侥幸心理可见一斑。但是要知道,在监管日益严峻的当下,没有人能够成为例外。

  就像《》评论所言,“要自觉执行中央有关政策法规,不能有侥幸心理,任凭、等不良信息泛滥,不能借技术之名糊弄网民和群众。”

  虽然净化的过程艰辛,但是如果今日头条能好好地向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头部企业学习,也并非不可能。只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比本性更难改的是价值观的。今日头条崇尚互联网、极客的,打着技术至上的外衣,在这样的背景下,其能够多大程度上进行反求诸己,容不容易被《》“叫醒”,还需时间观察。

  要知道今日头条被业界和用户调侃为“LOW俗黄抄”,并非无缘无故。用“今日头条+LOW”去搜索,百度上可以搜索出183,000个结果;“今日头条+俗”更是多达12,300,000个结果;“今日头条+”结果也达到435,000。可见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

  对于今日头条而言,“LOW俗黄抄”的内容,既是蜜罐也是砒霜。甜的方面在于,这些内容,一定程度上迎合和激发了“人性”,因此可以吸引大量的用户注意力和关注度,今日头条可以把这种用户和流量要么通过广告的方式,变成商业收入,要么通过导流的方式,快速提升其他产品的安装下载、影响力和渗透率,从而丰富自身的产品矩阵,推高整个今日头条体系的估值。而毒的方面则在于,在民智日益解放的今天,今日头条的这些特点,已经日益开始受到越来越严苛的诟病,《》都参与其中就是深刻的表现之一,这些将极大今日头条的品牌形象。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今日头条恐怕难以进行断臂式的“”,即使有这样的决心,用户不答应怎么办?用户因此跑到别的移动资讯APP上去怎么办?这既是一个贪嗔痴的问题,也是一个囚徒困境的问题。

  这种情况下,土妖觉得今日头条就有了第二个学习对象——华住酒店集团。在华住创始人、也是携程、如家、汉庭三家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季琦的运作下,如今华住可以提供奢华、豪华、高端、舒适、快捷、平价等不同层次的酒店产品服务,满足不同人群的人性化需求。

  今日头条能否像华住学习,像做酒店一样,把移动资讯APP也分成不同的类型,满足不同用户的需求呢?比如,今日头条继续保留,甚至都不怎么净化了,只要不违法违规就好,别人爱吐槽任他吐槽我只岿然不动,转手推出全新的移动资讯APP,比如土妖取的名字“今夜头条”,主打严肃、高端、主流、正能量的内容。土妖认为,这并非不是一条可以选择的径。只不过是,让“的归,凯撒的归凯撒”而已。

  不过,今日头条孵化另一个调性不同的移动资讯APP也并非没有任何挑战,将面临的问题主要在于:一是如何解决内容容器不聚焦、左右互搏的问题;二是如何解决产品和品牌标签凌乱,弱化今日头条品牌资产的问题;三是如何解决今日头条缺乏的内容运营尤其是严肃、高端、主流意识、正能量的内容运营能力的问题。当这些问题摆在今日头条眼前时,“今夜头条”又该如何保持旺盛的、长久的生命力呢?

  实际上,上述这些问题别说很难,即使今日头条能够很好的解决了,也还是不够。因为今日头条的品牌负资产,如今不仅体现在了今日头条上,也体现在了悟空问答、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抖音短视频等其它的产品和品牌上。

  互联网行业,所有的竞争,最终都是产品和品牌的较量,在这种情况下,“一损俱损”的结果,显然是今日头条不愿看到也承担不起的。因此,土妖的是,可以向第三个对象——谷歌,去学习。

  2015年8月,拉里?佩奇与谢尔盖?布林宣布,将创办一家新的控股公司Alphabet,将原有Google的业务,通过分拆成不同子公司的方式,装进了这个控股公司里,这其中就包括:Google、Calico、Fiber、Nest、Google X、Google ventures等等。消息宣布当天,谷歌的股价暴涨了7%,市场相当看好。

  所以,今日头条也可以借助Google的做法,成立伞形母公司,比如“中国头条集团”,旗下涵盖今日头条、前面的今夜头条、悟空问答、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抖音短视频等等,把不同的产品和品牌,通过公司的方式进行区隔,这样就可以减轻牵一发而动、一损俱损的现象。

  不过,就像投资给钱不难,难的在于投后管理;对今日头条来说,分拆重组也不难,难的在于分拆重组后的战略协同和运营管理。

  首先是,张一鸣的管理挑战,管理一个公司和管理一个集团公司,在人事安排、财务管理等等各方面的难度,肯定不能相提并论。

  其次是,新成立的各个子公司如何分配人力、财力、物力等各方面的资源,也是一个大问题,有时候内部的争夺会比外部的竞争更加。

  再次是,在一个公司下,今日头条系的不同产品,在内部配合、集群作战、互为犄角等等各个方面,协同的难度都会少很多,如果加之以“公司”去切割的话,张一鸣如何应对可以预见的更加严重的山头主义问题,也是个难题。

  成立母公司就好比为今日头条建立了一艘“航空母舰”,可以更好的让那些战斗机升降起落、冲锋杀敌回营补给,但关键是,今日头条如何能够稳稳地操控这样的“航空母舰”。

  可以说,从学习互联网金融头部企业到学习华住再到学习谷歌,学习的对象一个比一个体量更大,格局也一个比一个更大,无论从学其形还是学其神,对今日头条和张一鸣来说,难度都相当的大,而且是越来越大。就好像要从“断毒”,到“从断臂”,再到“浴火”一样。

  一句话,互联网公敌今日头条破局的道不是没有,关键是今日头条和张一鸣,有这样的狠心、决心和信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