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中原遗韵 探寻历史密码

2017-09-06 04:31

  昨日,来自全国40多所高校和文博科研院所的百余位专家前往巩义双槐树遗址和荥阳官庄遗址进行实地考察,为为期3天的第一届中国考古·郑州论坛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昨日上午,专家们冒着烈日来到了位于巩义市河洛镇双槐树村南的双槐树遗址。该遗址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价值,引起专家们的浓厚兴趣。

  据介绍,经过系统调查和大规模勘探,确定双槐树遗址现存面积117万多平方米,是仰韶时代中晚期一处大型聚落遗址。目前重点考古发掘3000余平方米,重要发现有三道仰韶文化大型环壕,1处大型仰韶文化夯土遗迹,两处仰韶文化,1处大型房址分布区以及13处器物丰富或特殊的祭祀坑;同时还发现有灰坑400多处,木骨房基20多座,窖址4处,出土了一大批仰韶文化时期彩陶及重要文物标本。

  “双槐树遗址不仅发现了极其丰富的仰韶文化晚期遗存,更为珍贵的是,还发现了一定数量的河南龙山文化早期遗存,这不仅为仰韶文化晚期的分期及进一步厘清大河村类型、秦王寨类型、后岗类型相互关系提供了重要资料,也为河南龙山文化早期特征及河南龙山文化分期等问题提供了极其难得的新材料。”郑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顾万发在论坛汇报时如是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遗址拥有三重环壕,环壕宽且深,是仰韶时期迄今发现最大、最深的防御设施,为仰韶时期防御体系研究和工程技术状况提供了重要新材料。

  遗址墓葬区单独规划,墓葬成排分布,且有长达15~18余米的间隔,规划严谨、规整,这是迄今发现的仰韶时代晚期规模最大的墓葬区。

  郑州文物考古研究院原院长张松林说,双槐树遗址反映了仰韶文化中晚期时,社会发生了剧烈变化,出现了阶层,将来还有可能发掘出更多的和其他高规格建筑,可以印证5000多年前,我们国家进入了文明时代,有早期的国家形态。

  经过短暂的休息,下午专家一行又来到了位于荥阳市高村乡官庄村西部的荥阳官庄遗址。该遗址由郑州大学历史学院主持发掘,结合断崖剖面和考古钻探,基本确定了遗址相对准确的分布范围:遗址北起官庄村北,南至穆寨村,西起大张村东,东到官庄村。现存遗址平面形状略呈东西长方形,重点区域东西长约1300米,南北宽约900米,面积约117万平方米。

  在发掘区北侧还发掘出保存完好的春秋时期的贵族墓地,发现有青铜器墓及仿青铜礼器的陶器组合墓,说明该遗址自西周至春秋时期一直沿用,社会地位很高。专家推测该遗址有可能与西周时期的东虢国有密切联系。

  烈日高照,很多专家的上衣已被汗水浸透,但丝毫没有影响他们考察的热情,在考古现场,他们凝视着出土于春秋时期的陶模、陶范残块,探讨着其表面细密繁缛的花纹,着属于那个时代的历史。

  记者了解到,出土陶器显示,遗址的时代主要是西周晚期至战国时期,其中以西周晚期至春秋时期遗存最为丰富。出土的一些东周时期陶豆上发现有“左司工格氏”“右司工格氏”“格氏”等陶文。此外,还发现有铜、石、骨角蚌器等各类遗物。

  此外,部分灰坑、地层出土有春秋时期的陶模、陶范残块,有容器模、范,兵器范、工具范、车马器范等。部分容器模、范表面饰有花纹,尤以刻画精致的凤鸟纹、交龙纹为代表。

  省社科院研究员郑杰祥认为,官庄遗址的发掘和研究,对于深入探讨郑州地区两周时期考古学文化的发展演变、探索东虢国与管城的具体,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